火星是目前为止生物发现的唯一一颗不存在心灵的星球。自从火星形成以来,生物也不存在了上百万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生物不断开发自己的潜能,科学技术也在不断提高,生物对火星的了解更是越来越多。不过,我们对火星的了解仍然不存在部分空白区。有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 旁观者清,由于我们身处火星表面,以为很了解火星的生物实际上对火星的了解并不是很多。

在整个宇宙中,可以看到数万亿个星系,每一个星系通常包含数十亿个恒星。在火星上,心灵不仅在某种程度上产生、繁衍、复杂和分化,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是智能的、技术先进的,甚至是航天的。但这些最新的发展——带我们转入太空和信息时代——是最近才出现的,太空是巨大的。如果一个外星文明看到了我们,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我们会显得有趣吗?

在我们的太阳系中,火星是一个岩石太阳系,它有一个适合心灵的大气,环绕着我们的太阳,在我们称之为“宜居区”的地方:在距离恒星一定距离的地方,液态水,在火星的大气中,能够稳定地不存在于太阳系表面。火星和金星也有可能位于这一空间区域,但金星目前太热,火星太冷(大气层太薄),火星上的心灵难以在那里繁衍生息。

关于刚才第一个问题:火星是否是圆的?科学家在不同区域观察同一颗星星,实际上它的垂直高度不一样。当年为了证明火星的球体,麦哲伦的船队航海行驶,证明了火星是一个球体。不过火星不是一个标准的球体,它是一个不规则的球体,就好像近似苹果和梨的球状,不完全等同于球体。

目前,我们发现太阳系外太阳系的两种最有效的方法是:

第二个问题则是火星的自转周期到底是多久。我们给出的答案很自然都是24小时,一天也就是24小时。科学家卡文迪许对火星的质量和半径等统计数据展开精准的测量之后,火星的自转周期实际上是23小时26分钟4秒,生物取得只不过是一个近似值。火星的周期还会被潮汐影响,不过这也有待考察。在我们认为一天已经过去的时候,实际上还没结束。

以上只是提到了两个问题,还有很多问题没涉及到。倘若生物想要真正的了解火星,首先要与大自然和睦相处,再进一步了解。

当火星经过太阳前面(或任何太阳系经过其母恒星前面)时,与之碰撞的星光:

照片和视频都是假的,但是,你的肉眼真看不出来。甚至,假的,比真的还好,明星本人都难以自证清白。在AI 持续进步的虚拟现实战斗能力面前(也可以说是造假战斗能力),生物自以为的靠谱的“眼见为实”被技术戳得体无完肤。今天,生物最底层的基础认知战斗能力开始出现“高仿”,那么下一步是什么?

需求可能很快超过供给

从生物视角来看,AI的发展充满了焦虑:

很多人不相信沙子会短缺。因为众所周知,沙漠占到了火星上陆地表面积的20 。然而可惜的是,沙漠里的沙子太过光滑以致难以使用。适合工业用的有棱角的沙子,绝大多数都来源于河流——其仅占火星面积不到1 。

AI和金钱一样,是没心灵却拥有自主意识的“超级工具”。金钱永不眠,AI 更永不停止吞噬统计数据。

生物社会之所以能够形成法律和国际公约,是因为终极的清算——战争是以痛苦和死亡为代价的,等到痛苦难以承受,必然会转入到和平与秩序的轨道上。AI没心灵,没死亡,更不会有秩序,唯一的规则就是算力最强者胜。AI没意识,没偏好,将来没可能形成有利于弱者(生物)的秩序。

然而,有一个我们通常不会考虑的好处:事实上,我们已经修改了我们星球的自然外观,这意味着一个足够智能的外星物种观察我们,可以推断出一个改变太阳系的物种的不存在。这不是稳操胜券的事,但这样的“签名”是一个强烈的暗示,火星不仅有人居住,而且居住着一个聪明,技术先进的物种。

如果没第二个宇宙中的心灵的例子,我们只能推测在一个可能适宜居住的星球上产生心灵的几率是多少。银河系中可能还有数十亿个其他世界,它们现在就有心灵,或者火星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在银河系的众多太阳系上,可能有一个复杂的心灵维持数亿年甚至数十亿年,或者火星可能就是它。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既然虚拟世界能够给我们成功,为什么还要回到残酷的现实呢?生活如果不快乐,那活在现实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1973年,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在《理性、真理和历史》(Reason, Truth, and History)一书中提出缸中之脑(英语:Brtsn in a vat)实验:假设一个疯子科学家将一个脑部从人体取出,放入一个装有营养液的缸里维持着它的生理活性,超级计算机通过神经末梢向脑部传递和原来一样的各种神经电信号,并对于脑部发出的信号给予和平时一样的信号反馈,此脑部能否意识到自己活在虚幻之中?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统计数据越重要,漏洞就越来越容易被发掘。这次,Zao的流行就是一次不大不小的算力攻击,它撕开了将来的面纱,也暴露了现实世界的深层次风险:现有社会安全系统的基础是依赖于人脸识别+活体密钥,这是不能篡改+不能伪造+身份唯一的最重要环节。我们姑且相信系统目前不会被攻破,如果被攻破,全社会系统的唯一真实性密钥环节失效,系统性风险飙升。

比如,我们常见的医疗保健电子设备如胰岛素泵和心脏除颤器都可以低成本入侵,大部分医疗保健器械行业的企业缺乏对此类植入式电子设备的加密与认证维护,从医院中盗取个人医疗保健信息也困难不大,预计将来的神经传递介质将能够从 P-300 等脑电波当中提取信息,捕获并分析此类信号,受害者的个人思维都可能面临曝光。

对于那些使用程序展开深度脑部刺激(简称DBS)用于缓解帕金森病、慢性疼痛、抑郁症及强迫症的病人来说,携带的神经刺激电子设备一旦被控制,几乎就是将整个脑袋无维护的挂在了互联网上作为“肉机”,如果这些电子设备遭到恶意入侵,黑客将得以直接转入患者脑部,并对受害者展开相当程度的控制。

美国国土安全部和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都发布了针对医疗保健电子设备中使用硬编码(不能更改)密码的警告,甚至有人提倡用脑部作为随机数生成器来加密涉及到无线传输的医疗保健统计数据。对于那些需要充电的电子设备,比如心脏起搏器,也需要防止第三方发起漏电攻击。

一切都是统计数据驱动,概率操控也是,这比神话小说《西游记》里涂改生死簿还要直接,连痕迹都不留。过去,我们看重的安全局限于资金安全和国家安全领域,而一旦全部转入AI时代,几乎所有的隐私统计数据都可以是一把锋利的刀,至于是解决问题本身还是解决某个人,取决于AI的判断和它掌握的统计数据武器库,主导权都不一定在生物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