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互联网现场直播的盛行,很多市民在闲暇时,都讨厌看快手等平台现场直播,讨厌做主播的歌迷,可是有些娱乐现场直播间,变成了电子商务现场直播。

作为一种互联网现象,互联网红在互联网的起初便有了,但在商业干道的推动下,互联网红已逐渐成为一股重要的经济风,由于极高的收入,许多人开始逐渐在网上发展,为了能够在网红产业中发挥作用,许多年轻人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获得名声和热度。

一名在泰国出生的互联网工作者,由于羡慕别人的超高人气,他选择了在现场涂料中洗澡,尽管他在现场现场直播中吸引了大量的观众,获得了很多的收入,但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许多互联网主播为了吸引网友目光,现场直播的花招是越来越奇特,互联网上近日疯传泰国现场直播主塔塔尼把鲜绿色涂料倒满浴缸,整个人泡进去泡澡,同时边开现场直播和歌迷互动。

微信现场直播与小程序可以进行直接关联,不用来回跳转,消费者点进去就可以直接购卖,修改操作步骤;

“作为网红的歌迷,讨厌他的现场直播氛围和搞笑,经常看主播‘喊麦’,还时不时给讨厌的主播刷一些礼物,支持自己的主播。”老先生说。

每次现场直播之前特抱抱的工作人员不会在Facebook中发现场直播通知,Facebook中的队长也不会在自己管理的Facebook及个人朋友圈里面转发,并邀她的队员一起观看,就不会有更多的用户加入进来参与互动。

看到这里,这位网红让自己的歌迷去看看电子商务卖的产品,有需要的可以去卖。

其实,在现场直播时发生意外事故的案例时有所闻,黑龙江一名女子日前在家中吃完药后,边喝酒边开起现场直播,岂料突然心肌炎发作,当下全身无力、呼吸困难,急得叫歌迷帮她报警。

“开始,我爱人说,168元根本卖不到羽绒服三件套,不建议我卖这个东西,但我看着他现场直播展示的质量很好,168元就当讨厌主播,帮忙下一单了。”老先生说。

于是,老先生也跟其他歌迷一样,付了款。

可是,羽绒服邮到家,老先生傻眼了,没想到自己被网红主播“套路”了,羽绒服拆开一看,质量让他接受不了。

“针线特别粗糙,根本穿不出去,很多位置都是大针小线的,线头都露在外面。”老先生说,这件羽绒服与现场直播时看的质量差太远了,他随即找售后想退款,但是对方一直不回应。

老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以后再也不不会在网上瞎卖东西了,讨厌网红也要有尺度。

提醒: 在现场直播间购物要理性

在互联网上,通过欺骗歌迷达到盈利是一种消耗歌迷的行为。

市民在现场直播购物中遇到问题,一定要保留好证据,避免时遇到麻烦。

该文章转载于https://gryphononly.com/yabo_jingji_wangzhi/1027.html